叙利亚交通要道M5高速公路发生车祸22死70伤

当地时间7日晚,叙利亚南北交通要道M5高速公路位于大马士革郊区附近的一处路段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,已造成至少22人死亡,另有70人受伤。

辗转半个月终于找到恩人

终于,昨天上午,陈涛等到了好消息:救命恩人找到了,就是刘昌贺师傅!原来,2日那天齐齐出事时,附近安德医院的几名医务人员也来到了现场,而刘昌贺曾经在这家医院干过维修的活儿,医院后勤部门还留着他的名片。一名医务人员的家人听到广播后问起此事,就这样“牵上了线”。

刘昌贺爱看书,在别人家干装修活儿时,看到谁家有书,他就借来看。这人工呼吸的知识就是他从一本医学方面的书上学到的。他知道,当时那种情况下,只有人工呼吸,只有这口气儿能救孩子。

就在男子抢救齐齐的时候,陈涛的母亲颤抖着掏出手机,给陈涛打电话。然而,电话拨通了,老人却因为又急又怕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在那里哭。那时陈涛和爱人刚下班回到家,下意识地觉得肯定是老人骑电动车出事了。于是,夫妻俩一边挂断电话又打回去,一边下楼往外跑。陈涛家就住在这个路口附近,他们刚跑到路边,就看到有一群人围在那里。

“我孙子两岁零十个月了,你的大女儿比我孙子大不了几岁,我救她,跟救我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样的!”刘昌贺对陈涛说,当时情况特别紧急,哪怕耽搁一分钟,孩子可能就有生命危险,也顾不上想太多了。如果眼看着一条命没了,将是他一辈子的遗憾:“宁可舍掉我自己的性命,也要保全孩子的性命!”

目前叙利亚政府已经对该路段进行交通疏引并对车祸现场进行清理。伤者也已经被送往医院接受救治。

52岁的刘昌贺是安徽阜阳人,来石家庄20来年了。他靠做一些装修、维修的活计为生,比如粉刷、隔断、吊顶、贴砖、砸墙、改水管等等,平时经常在中山路与煤机街交叉口附近等活儿。刘昌贺压根没想到陈涛能在半个月之后找到自己,还费了这么大的劲儿。

陈涛挤进去一看,大女儿头朝东南躺在地上,一个男子跪在旁边。陈涛起初以为是出了交通事故,众人纷纷解释:“丝巾缠住了孩子的脖子,那位师傅刚给做了人工呼吸!”齐齐一直在哭,但声音变得异常,就像说话“大舌头”一样。陈涛担心大女儿伤到了神经,嘱咐爱人照看受伤的孩子,自己飞速跑回小区把车开出来,拉上母女俩直奔医院。

那天回家晚了,老伴问怎么回事,刘昌贺不无自豪地说:“我办了一件大事!”但是,这件事他只告诉了老伴,没有对其他人讲起过,就连一起等活儿的工友也没说。

“刘师傅,您救了孩子,等于救了我们一家!”昨天下午,市民陈涛紧紧握着刘昌贺的手,久久不肯松开。一旁,陈涛的妻子一句“谢谢”还没说完,眼泪就流了下来,哽咽难言……

12月2日17时许,陈涛的母亲骑电动车到幼儿园接两个孙女放学。5岁的齐齐坐在后座上,3岁的妹妹坐在前面的小座上。17时30分许,奶奶沿跃进路往东骑行,刚过了谈固东街路口,意外发生了。齐齐戴着一条丝巾,丝巾的一端垂了下来,被绞到了电动车后轮里,越绞越紧。而另一端在齐齐的脖子上也越勒越紧,很快就把齐齐从后座上“拽”了下来,孩子摔倒在地上,头还靠着电动车的车轮。此时,骑车的奶奶才发觉出事了,赶紧停下车。丝巾勒进孩子脖子里,齐齐没了呼吸,不省人事。奶奶被吓蒙了,坐在前面的妹妹也大哭起来。

图片来自于叙利亚国家通讯社

向救命恩人献上鲜花,当面致谢后,陈涛与父亲进行了视频通话。电话那头,父亲也忍不住哭了:“谢谢刘师傅,等我回了石家庄,一定请你吃饭!”

“当时,差不多30秒至一分钟的时间里,齐齐都没有呼吸。医生说,最佳的抢救时间就是最初那三四分钟,如果错过了,即使能保住性命,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。”陈涛说,多亏那位男子,不然还不知道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。然而,当初急着送齐齐去医院,陈涛和家人没有留下救命恩人的任何信息。

【事件】 丝巾勒进脖子 孩子一度没了呼吸

12月2日下午,陈涛5岁的女儿齐齐乘坐电动车时,丝巾的一端被绞进电动车后轮,另一端紧紧缠在脖子上。孩子被拽下车,没了呼吸。危急时刻,路过的刘昌贺用壁纸刀割断丝巾,又做人工呼吸救了孩子一命。当时情况紧急,陈涛没有留下救命恩人的信息。此后,陈涛全家开始了长达半个月的寻找。昨天,他们终于如愿,当面向救命恩人献上鲜花表达感激和谢意。

后来,齐齐脖子上的勒痕结了痂又掉了,留下一圈白色的印记。住院观察4天后,齐齐出院回家了。

■陈涛全家苦寻半个月,终于找到了刘昌贺师傅(左),当面感恩致谢。

【现场】 流泪感恩致谢

“看,就是他!”昨日16时许,石市跃进路与谈固东街交叉口附近,陈涛和妻子一眼认出了正骑电动车赶来的男子,他俩紧跑几步迎上前去。“刘师傅,您救了孩子,等于救了我们一家!”陈涛紧紧握着男子的手,久久不肯松开。一旁,陈涛的妻子一句“谢谢”还没说完,就已经流下眼泪,哽咽得说不出话来……

■文/图 本报记者 苗静 通讯员 高舒帆 冯佳宁

【心声】 “跟救我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样的!”

危急时刻,不少路人围了上来。人群中有一位穿黄褐色上衣的男子,他蹲下来摸了摸齐齐的脸,孩子没有任何反应。他试图抱孩子,但根本抱不起来,这时他才发现孩子的脖子被丝巾缠住了。他想把丝巾松一松,但丝巾已经勒进了肉里,连根手指都插不进去。男子站起身来,掀开自己电动车的车座,拿出一把壁纸刀,在丝巾上割了三四刀。他怕伤到孩子的喉咙,又从孩子脖颈后面割了几下,丝巾终于松动了。直到这时,齐齐才可以平躺在地上。男子跪在地上,按压孩子的胸口,给她做人工呼吸。一次,两次,三次……时间似乎停滞了,现场二三十名路人紧张而又充满期待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女孩。突然,孩子的手动了一下,紧接着“哇”地哭了出来。那一声哭得特别长,听上去是在身体里憋了很久的一口气,终于释放出来了。围观的众人,也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一路上,陈涛也记不清自己闯了几个红灯,路口行人比较多时,他大声喊着请求让路。到达省中医院急诊室后,护士见到孩子脖颈上深深的勒痕,先给孩子戴上了颈托。齐齐虽然受到惊吓一直在哭,但手脚尚能自如活动。孩子做了头、颈、胸部的CT检查,没有什么问题。陈涛和妻子还不放心,又主动要求医生给孩子做了脑部和颈部的核磁检查,万幸的是没有发现异常。

“说什么也要找到这位救命恩人!”陈涛家是四世同堂,他的爷爷,也就是齐齐的太爷爷已经88岁了。老人家也感动得落泪,嘱咐陈涛想办法寻找恩人。当天出事时正值下班高峰期,陈涛就在那个时间段来到出事的路口等待,希望能遇到好心人。然而,等了好几天都没结果。他查看了附近的监控,但因为当时天已经黑了,什么也看不清。后来,陈涛和家人想到通过媒体寻找,于是在今日头条、微博等处发了寻人的消息,还给电视台、交通广播等打了电话。

叙利亚内政部长拉赫蒙在一份声明中说,一辆油罐车因刹车操作失误失去控制,与另外两辆载有伊拉克乘客的巴士和多辆汽车相撞,当场导致22人死亡,另有70人受伤,伤亡人数还有可能进一步上升。

虽然齐齐的身体已无大碍,但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总是睡不踏实。因为这件事,陈涛的母亲非常自责,起初那几天整宿睡不着觉,一个人默默坐在沙发上。陈涛给两个女儿请了假,让她们随奶奶回了老家。希望换个环境,能让她们尽快忘掉这件事。

半个月前的那惊险一幕,是陈涛极力想忘记却怎么也忘不掉的。

“刚开始我以为孩子是摔着了,后来发现缠在脖子上的丝巾时,吓了一跳!心想,妈呀,这可是要命的事儿呀!得抓紧时间救人!”刘昌贺回忆,从割断丝巾到做完人工呼吸,也就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。当齐齐终于哭出来时,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:“最艰难的时候挺过来了,这就没多大问题了!”当时齐齐的奶奶已经吓蒙了,刘昌贺还想着,要是孩子的父母不能及时赶到,就把电动车上的工具都扔下来,骑电动车带孩子去医院。后来齐齐被她爸爸带走了,围观的一个年轻人跑过来握住刘昌贺的手说:“我佩服你!”当时还有几个人朝刘昌贺要电话号码,他没给,就走了。

这名男子就是刘昌贺。他皮肤黝黑、身材比较瘦,半个月前,他救了陈涛5岁的女儿齐齐。陈涛整整找了他半个月。昨天上午,陈涛通过媒体找到刘昌贺后,第一时间给老家的父亲打了电话。父亲叮嘱他:“一定要当面感谢救命恩人!”于是,陈涛请刘昌贺赶来见面,见面的地点就是当初救孩子的地方。

2日那天,他到附近看了一个活儿,回家的路上,正巧遇上齐齐从电动车上摔下来。